云南医院院长王天朝 收百套房被任性查处 来源:华北热线 日期:2015-04-30 云南王天朝被查从双百院长说开去 于婉

云南王天朝被查从双百院长说开去 于婉 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说,今年以来,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重大典型案件,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。2005年至2014年,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,受贿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

  云南王天朝被查从“双百”院长说开去

  于婉

  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说,今年以来,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重大典型案件,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。2005年至2014年,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,受贿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、停车位100个。(4月27日《法制晚报》)

  跟其他落马官员相比,王天朝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三甲医院的院长,但是十年间就以千万级别的腐败刷新的医疗贪腐的记录,这只“医老虎”的“双百”记录让老百姓“想都不敢想”,如此贪得无厌的贪腐行为虽以得到法律制裁,但是这件典型案例背后暴露出的问题着实引人深思。

  我们虽已见识过“油老虎”、“电老虎”还有军中大老虎,而破了双百记录的“医老虎”人不禁引人关注,不只是因为王天朝贪腐数额巨大,更因为其涉及医疗领域,是更加关系社会民生,贴近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领域,国家每年都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、财力为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而本应致力于救死扶伤的医院领导却贪腐如此巨额,让人震惊。

  医疗领域贪腐背后透露出许多问题,其影响也是巨大的。作为一院之长,王天朝出卖国家、医院的利益,把医院基础工程建设、医疗设备采购,甚至是医生的岗位调整都当作为自己大手捞钱的工具,出现如此贪腐行为,简直没有将国家、法律、人民、道德标准放在眼里,对权、对法、对民没有一丝敬畏。更让人惊讶的是,一方面,在其大肆捞钱受贿的这十年间,该医院的民主制度形同虚设,工程建设、设备采购、岗位调整等涉及医院的大小事务,到底是院长一个人说了算,是院班子成员集体决策,引人质疑,突显了院方自身的管理漏洞;而另一方面,其间受贿的金额之大、房产之多、车位之众,作为其相关主管部门竟没有听到一点反映,或者干脆置之不理,着无疑是监管的缺失。

  所谓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在王天朝领导下的医院,必然风气不正,更容易引起坍塌式腐败,一个院长能贪污那么多,必会将费用转嫁到病人身上,最终为“医老虎”买单的还是最普通的老百姓,而如此重大的贪腐事件必将导致本就敏感的医患关系更加紧张,引起社会的普遍不满,败坏国家医疗体系的形象,有失医生救死扶伤的形象。

  “大老虎”的相继“落马”让人深思,在金钱、权力、美色等糖衣炮弹的诱惑下,作为党的领导干部,更重要的是严于律己,鉴定信仰,牢把价值观、世界观等总开关,唯有这样,才是对“人民公仆”诺言的最好践行。

  “百房院长”不能仅具围观价值

  可以把王天朝案作为典型案例,剖析其中的权力运行规则和贪腐漏洞,打上制度的补丁;还应引入专家、患者等利益相关者参与监督,提高发现和防范贪腐的能力。

  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27日披露了今年以来检察机关查办的一批重大典型案件。其中最引人关注的,是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:2005年至2014年,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,受贿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,还有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、停车位100个。

  王天朝案最吸引眼球的是100套房产和100个停车位。在很多人连一套房都可望不可即的当下,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,虽不敢说空前绝后,但也刷新了“房氏家族”的纪录。

  这只是这起案例中的一个涉贪情节而已,作为传播噱头围观一下,自然也无不可。但如果作为预防贪腐和职务犯罪的典型案例,则不能止于围观“百房院长”的腐败战绩,更应关注一个医院院长为何能贪这么多?

  在众多落马的贪官中,王天朝“亦官亦专”,既是长期主掌当地著名医院的厅级干部,又是有海外留学经历和博导头衔的医学专家。一个治病救人的专业技术人员,如何蜕变成巨贪,其间历程,既可以警示所有领导干部,也能揭示特定领域的权力规则和制度漏洞。

  根据坊间传言和媒体调查,王天朝跟落马的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关系匪浅,这可能跟他仕途的平顺不无关系。但根据检方公布的情况,他的主要犯罪事实,还是利用职务便利,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、医疗设备采购、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,然后收受他人财物。手中掌握巨大权力,缺乏监督制约,再加上医院工作有一定的专业性,使得其权力更任性,变成了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。这种贪腐轨迹,符合腐败的一般规律,也是制度化反腐应关注的课题。

  除此之外,医疗卫生、食药安全、环境保护等民生领域的贪腐行为,直接影响普通民众的利益,尤其值得关注。医院院长贪污受贿,可能埋下医院基础工程质量隐患,导致不够格的医护人员走上重要岗位、高价劣质的药品器械用在患者身上,腐败成本也要患者分担,直接间接危害都很大。为此,纪检和检察机关都表示,将重点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、损害群众利益的渎职犯罪行为,国家卫计委也将大型医院的反腐倡廉建设作为巡查重点,目的都是查处震慑这类直接损害公众利益的腐败行为。

  这些重点领域的反腐行动,可以把王天朝案作为典型案例,剖析其中的权力运行规则和贪腐漏洞,有针对性编织权力的笼子,打上制度的补丁;同时,还应引入专家、患者等利益相关者参与监督,提高发现和防范贪腐的能力。只有这样,才能超越对个案的狂欢式围观,体现查处通报典型案件的价值。

  院长受贿百套房,看病岂能不再贵?

  郭元鹏

  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说,今年以来,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重大典型案件,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。2005年至2014年,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,受贿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、停车位100个。 (4月27日《最高检察院网站》)

 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一案涉及的金额巨大。不仅有3500万的现金,还有价值8000多万元的100套房子、100个停车位。作为一家医院的院长,其受贿的财物何来?报道说,有这样几种途径:其一,是调整医生岗位,医生给的好处;其二,是医院基础建设,包工头给的好处;其三,是医院采购设备,经销商给的好处;其四,是在开药时候,医药代表给的好处。

  可以说,这位院长受贿的钱物,都和医药紧密相连。付出之后,总是希望有所回报的。院长的受贿行为,就会加剧看病贵。这是因为,所有投资给院长的好处,最终都要在患者这只待宰的羔羊身上找回来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
广告位1

广告位2
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