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地心大峡谷孟丽琼/文

阳新有22个镇场区,我去得最多的应该是枫林了,可能是前世的渊源,我总被他吸引。石屋泉洞被开发前,我同友人到了洞口两次,听说洞内漆黑又有较深积水,从小怕黑怕水的我不敢进去,可我却愿意守在洞口,望着这半月型宽阔的洞口被重重木瓜藤半覆如帘,想像
dede58.com 走进 地心 大峡谷 孟丽琼

阳新有22个镇场区,我去得最多的应该是枫林了,可能是前世的渊源,我总被他吸引。石屋泉洞被开发前,我同友人到了洞口两次,听说洞内漆黑又有较深积水,从小怕黑怕水的我不敢进去,可我却愿意守在洞口,望着这半月型宽阔的洞口被重重木瓜藤半覆如帘,想像着洞内经亿万年时光积淀的钟乳石沉睡的模样,她的婀娜多姿、她的千娇百媚,一定在期待更多人宠溺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 第三次到石屋泉洞,她已经换了一个全新的名字——地心大峡谷,是因洞内上宽下窄,状似峡谷而得名。较之“石屋泉洞”,新名大气又洋气,有种要把阳新枫林这鬼斧神工的天然景观走出湖北走向全国的气势。原先荒芜的泥巴场建起了景区大门和游客中心,原先的泥泞小路修起了步道,一路繁花相随。
       这次来地心大峡谷我就决定,就算水深及腰我都要进去洞里,不能再辜负与她几次相见的缘分了。游览进口改在半月型洞口的山后,戴上头盔,穿上雨靴,心里还有些小激动。
       我去过很多溶洞,大的有恩施的腾龙洞,桂林的银子岩,通山的隐水洞,小的有枫林的飞云洞,富水的凤栖洞,仙岛湖的仙居洞,太子的贵妃洞。美色见多不觉奇,但我对大峡谷还是充满了小期待。
       沿洞口拾级而下,有鹅卵石铺就的地下河廊道直通洞中,流水清浅刚及脚踝,且时干时湿,这是我在其他溶洞从没见过的奇观。
       一路缓缓前行,没有阶梯时我望了望洞顶,只见顶高且阔,钟乳石断落后的断面呈圆心形,一个挨着一个,水波一样层层散开,暗黄的灯光投射上去,像有波澜在头顶荡漾着,仿佛置身水晶宫。
       四处可见的石笋,或大或小,或高或矮,如雨后春笋争相矗立,有的与洞顶垂下的钟乳石相接,形成石柱,顶天立地,巍不可摇。有的石笋与上面的钟乳石面面相对,仅隔着不到一厘米的距离,看似就如两个热恋中的情人就要相拥相吻,然而这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却是要经历长长的一百年才能相接,让每一个走过的人都唏嘘不已。
       溶洞内小径曲折,通道忽宽忽窄,窄的时候仅容一人侧身并俯首才能通过。经过一段狭小的路后就看到了成片的乳房状钟乳石,这种乳房状钟乳石是非常罕见的,而在枫林地心大峡谷有这样大的规模实属难得,乳状钟乳石有白色和黄色两种,是因水质不同而造成的。
       所有钟乳石中我最爱的就是石幔,石幔是由洞顶片状流水垂直而下形成的幔状沉淀物,通体玉白,光滑如缎,瀑布一样挂在石壁上。大峡谷内有很多处石幔,叫“地心小瀑布”、“地心大瀑布”等等,最大的高7.5米,宽4.5米。而我钟意的是“瑶池”,帘栊似的白色石幔垂下,下面是层叠相连的堤坝梯田,我望着它就像童话般的存在,那是王母娘娘的瑶池,更是每一个心怀公主梦的女子向往的美丽家园。
       我一路走一路拍,怕摔跤怕撞头更怕错过每一处美景。经过仙人桥,忽然听到很响的水声,环顾四周,除了脚下缓缓的水流并不见别的水源,那一定是藏在石壁深处的地下河了,听这水声必定水势湍急,如若亲眼得见,又会是怎样的壮观景致呢?
       到达罗马大厅感觉走了好久,大厅内石柱众多,宛如罗马柱,有的光洁状,有的线条状,有的似雕着各种花纹。我不禁有了疑惑,为什么溶洞里的形状相似的钟乳石会成片成区地呈现呢?我想应该是水流、水质和地形造成的吧。
       2000米的溶洞我们走了近一个小时,接近洞口的路段彩灯越来越多,红黄蓝绿,照得洞壁五彩斑斓,热闹非凡。一双眼睛根本不够用,一个脑子也装不下钟乳石的俏美姿态。留一些念想,留一些遗憾,留一个下次再来的理由,留一份和地心大峡谷一见钟情的喜爱在心间吧。
       走出大峡谷藏在岩石下的拱门,刚来时的烟雨天已经散开了阴霾,初冬已近的山林还是郁郁葱葱,和溶洞静静相守。北纬30度被人类称为一条神秘而又奇特的纬线,在这条线上贯穿有四大文明古国、神秘的百慕大三角洲、著名的埃及金字塔等自然人文景观,而地心大峡谷正位于北纬30度的阳新枫林,她不再是藏在深闺无人识的美娇娃,她正在揭开神秘面纱,走向每一个热爱大自然的游客心中。

走进地心大峡谷孟丽琼/文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
广告位1

广告位2
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