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渣窝头四邻香单淑芹/文

下班回家,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香气,扑鼻而来,娘,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? 年近八十的娘,乐呵呵地掀开锅盖儿,热气笼罩中,黄白相间,夹杂着翠绿菜叶的窝头,似入海市蜃楼,自带仙气!顾不得烫,取一个在手,只觉清香扑鼻!咬一口,绵糯爽滑,唇齿间萦绕着豆
dede58.com 豆渣 窝头 四邻 香单 淑芹

下班回家,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香气,扑鼻而来,“娘,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?”
       年近八十的娘,乐呵呵地掀开锅盖儿,热气笼罩中,黄白相间,夹杂着翠绿菜叶的窝头,似入海市蜃楼,自带仙气!顾不得烫,取一个在手,只觉清香扑鼻!咬一口,绵糯爽滑,唇齿间萦绕着豆香、玉米香、菜叶的清香……
       “哇!豆渣窝头!有多少年没吃了!”
       “去,给你对门送几个尝尝!”娘吩咐我。
       我的思绪,随着那袅袅的香气,飘了出去……
       小时候,父母做豆腐补贴家用,自己家却舍不得吃。娘就把做豆腐过滤下来的豆渣,做成窝头,不同的季节掺上不同的菜叶,美味到极致!春天,荠菜、面条菜;夏天马齿笕、羊角菜;秋天,灰灰菜、婆婆丁;挖不到野菜的冬天,就加上了萝卜丝、白菜叶!
       娘把菜叶儿洗干净,用开水焯烫,待颜色碧绿后捞出;在豆渣里掺上玉米面、葱花、盐,再放入备好的菜叶儿,搅拌均匀,和成面团,饧一会儿……
       娘用手挖起一块面团,两手团成一个圆球状,两个拇指一起插入面团,灵巧地一转,一个可爱的窝头就成型了!很快,窝头像一个个待检阅的士兵,精神抖擞地站在了面板上!
       在笼屉里铺上用水打湿的纱布,把做好的窝头间隔摆好,娘就开始添柴,大铁锅被烧得热气腾腾,香气弥漫而来!
       豆渣窝头比起纯玉米面儿的窝头,要暄腾许多,又因为加了盐、葱花和菜叶,更是有滋有味儿!
       灶台上,娘总是先取出几个窝头,用布包了,递给姐姐和我,“给后院儿二爷爷!”“给对门三奶奶!”
       后院的三爷爷是个孤寡老人,每次送到他那里,二爷爷颤巍巍接过去,笑着笑着,又哭了!三奶奶虽有儿女,可都分家另过,她一个人,常常冷一口、热一口的,她接过豆渣窝头,总是絮絮叨叨地说:“我老婆子又过年了,又过年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没什么零食,我和姐姐常掰上一块豆渣窝头,边吃边和小伙伴们玩。我们就分吃豆渣窝头,不够,就跑回家再掰一块儿!看到小伙伴们馋馋的样子,娘就给他们每人分上半个……
      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,物质很匮乏,蔬菜少而单一。平时吃饭,就是玉米粥、玉米窝头加咸菜,所以,这色、香、味俱全的豆渣窝头,实在是一种诱惑!
       有时,邻居婶子、大娘们来家里讨要豆渣,娘每次都是来者不拒,把他们带来的碗和盆儿,装得满满的!有时人多,不够分了,娘就像欠了人家东西似的,满心地不忍!预约明天来拿,提前留出来……
       时至今日,那晶莹剔透、香气扑鼻的豆渣窝头,仍让我口舌生津!那邻里和睦、照顾弱小、与人为善的淳朴家风,伴随着我的成长,在血脉中悄然传承……

豆渣窝头四邻香单淑芹/文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
广告位1

广告位2
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