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松七十年之变 2019-10-10 20:31:00 来源:今日阳新 我有话说 语音朗读 □本报特派援藏记者 石振华

□本报特派援藏记者 石振华 文/摄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,在社会主义制度的有力保障下,曲松县各项事业与祖国同发展,与时代同进步,走过了波澜壮阔的70年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。 从住山洞到过着幸福生活历史长河中,70年只是弹指一
dede58.com

□本报特派援藏记者 石振华 文/摄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,在社会主义制度的有力保障下,曲松县各项事业与祖国同发展,与时代同进步,走过了波澜壮阔的70年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。

从住山洞到过着幸福生活历史长河中,70年只是弹指一挥间,但对于今年76岁的洛桑桑旦来说,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,对于曲松县来说,更是充满着挑战与机遇。
       洛桑桑旦生在曲松,长在曲松,对曲松有着不解的情怀。“我是看着曲松由弱变强,曲松县的人民也由贫穷到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回忆曲松县70年来的变化,洛桑桑旦由衷地感叹。
       16岁前,洛桑桑旦和父母及兄弟姐妹6个都居住在曲松县一座山洞里。“那时候很多穷苦的平民百姓都没有房子居住,住的是山洞。”洛桑桑旦说,有口饱饭吃都是一件奢侈的事。
       在此之前,洛桑桑旦的印象中,除了贫穷,还是贫穷。“读书?哪来的钱进学堂呢。”洛桑桑旦坦言,16岁之前,从没踏进过学堂。
       1959年是洛桑桑旦人生的转折点,也是曲松县人民的转折点。这年4月,解放军来到了曲松县,分房子分土地,穷苦的百姓有了立足之本。“我家就分到了一间屋。走进宽敞的房屋,让我终身难忘。”洛桑桑旦回忆。
       解放军还在当地办了一所小学,16岁的洛桑桑旦第一次踏进学堂大门。“我终于可以读书了。”洛桑桑旦说,虽然年龄大,但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“我丝毫不在意。”
       为了培养人才,鼓励年轻人去北京中央政法干校学习,当年12月份,洛桑桑旦和曲松县另三名年轻人踏上了前往北京的求学路。“当时很多人不了解,都不相信这是真的,所以持观望态度。”洛桑桑旦说,因为他相信中国共产党,又对上学非常的渴望,“最后,就我们三人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 三年后,洛桑桑旦在北京中央政法干校毕业了。1962年,中印自卫反击战爆发,回到家乡的洛桑桑旦参军了。“作为后备军,准备上战场。”洛桑桑旦回忆,最后和平谈判成功,“我就被分配到西藏军区当了一名干事。”
       自此,洛桑桑旦彻底改变了命运。一同被改变命运的还有曲松县的千千万万个同胞。
       70年来,在历届曲松县委、县政府的不断努力下,曲松从贫穷落后,到有吃有喝,再到现如今的幸福生活。特别在党的十八大以来,曲松县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,更是得到了质的飞跃。
       去年,曲松县摘去了贫困帽子。统计显示,农村居民收入人均可支配12126元,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000元。“看到曲松越来越好,我们倍感骄傲和自豪。”洛桑桑旦说,“这一切来之不易,我们应该好好珍惜。”

曲松各项事业高速发展一个地方的发展,离不开教育的发展。历年来,曲松县不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。60岁的退休干部次旺仁增,曾在县教育局任职,他见证了曲松县教育的发展壮大。
       1978年至1996年间,次旺仁增在教育行业工作。“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下江区(现称下江乡)公办学校当老师。”次旺仁增回忆,当时,教育很落后,教学条件很差,学生的入学率也很低。
       当时曲松县经济落后,虽然没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教育,但仍旧把教育放在第一位。“学生读书不用交学费,每个学生每个月有15元的助学金。”次旺仁增回忆,当时老师的工资一个月只有36元,“一个学生的补助都有老师工资的一半了,可见曲松县对教育的重视程度。”
   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次旺仁增调到县教育局任职。“也是在这个时候,曲松县的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。”次旺仁增说,各学校开始新建教学楼,改善了教学条件,“学生还享受‘三包’政策。”
       次旺仁增进一步解释,“三包”政策,是在免费接受义务教育的基础上,对农牧民子女实行了包吃、包住、包学习的“三包政策”。
       “这时的入学率达到了80%。”次旺仁增说,到了九十年代,入学率达到了100%。
       曲松县如何在教育上重视的呢?“一组数字可以说明。”次旺仁增说,1996年,曲松县把财政收入的18%投入到教育上,到了1997年,财政收入的22%投入到教育上,“而当时曲松县的财政收入只有700万左右。”
       随着曲松县的经济不断发展,现如今,曲松县的教育发展更是更上一层楼。记者从县教育局获悉,今年教育配套资金为1505万元,占本县财政收入的25%以上。
       记者还从曲松县中小学了解到,不管是从教育设施上,还是教学硬件上,都达到了应有的水平。“今年中考,曲松县中学在全市排名第9名,其中一名学生考了613分,在全市排名23名。”曲松县中学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       资料显示,2011年曲松县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6269万元,人均生产总值为27109元;2018年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63491.9万元,人均生产总值为38526.6元。短短7年,生产总值翻了近1.4倍。
       记者从县财政局了解到,2009年全县财政收入为1891万元,2018年全县财政收入为6243万元。9年间,财政收入翻了3倍多。

 “栽好梧桐树”引来“金凤凰”一直以来,县委、县政府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,始终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。
       2003年,次旺仁增调到罗布沙镇担任镇长职务。“只有一条土路通往外界,且是单线,居民出行很不便。”次旺仁增回忆,土路比较窄,路况不好,没有来往班车,“村民购买生活日用品,只能预约镇里的矿车。”
       2006年,县委、县政府开始着手修通前往罗布沙镇的道路。“路都铺上了水泥,且扩宽了,班车从原先的一天一趟,增加到了一天四趟。”次旺仁增告诉记者,从此,村民告别了“此路不通”的痛苦。
       要想富,先修路。逐年修建,目前曲松县全县5个乡镇都通了水泥路或柏油路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曲松县村村道路也都全部硬化,水利设施也逐渐完善。
   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曲松县街道上没人做生意,大家的生活日用品,全都从山南市运回。直到九十年代初,曲松县城的街道上才有做生意的人。“当时也就几家做生意的。”次旺仁增说。
       为了发展曲松经济,县委、县政府陆陆续续出台优惠政策,现如今,在曲松县城做生意的商人络绎不绝,不仅有当地村民,还吸引了内地人前来做生意。
       四川人雷老板在曲松县城做卖菜生意已有十多年。“十年前,我和丈夫来到来到曲松县城。”雷老板说,当时,曲松县城才刚刚起步,做生意的不是很多,“特别是最近几年,曲松县发展迅速,几条街全是做生意的,外地人几乎占了一半。”
       记者走在街道上观察发现,从菜市场到各种商店、超市、餐馆,应有尽有。与此同时,还有一栋占地面积5215平方米、五层楼的大商场正在修建。
       同时,曲松县根据自身优势,发展旅游业。最近,通过去内地招商引资,9家企业老板组团来曲松县考察投资。
       曲松县为了引来“金凤凰”,让内地企业落地生根,一直在做内功,栽好自己的“梧桐树”。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曲松七十年之变
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我有话说

用户名:登录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。

更多东楚专题

更多东楚视频

更多创意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
广告位1

广告位2
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