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 作者: 来源:新华网 日期:2019/10/23 9:47:27 人气:

新华社合肥10月21日电 题: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 新华社记者王正忠、陈诺、水金辰 十月的荆州小镇,阵阵秋风吹黄了漫山遍野的核桃树,家家户户的竹簸箕里堆满了“金果子”。 收下来的第一茬核桃,村民胡秀琴用篮子装着送到了130公
dede58.com

  新华社合肥10月21日电 题: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

  新华社记者王正忠、陈诺、水金辰

  十月的荆州小镇,阵阵秋风吹黄了漫山遍野的核桃树,家家户户的竹簸箕里堆满了“金果子”。

  收下来的第一茬核桃,村民胡秀琴用篮子装着送到了130公里外的黄山市,“你说想看‘开杆’,想陪我们打核桃,可你……”在一方新墓前,她泣不成声。这里长眠着她的朋友——荆州乡党委委员、纪委书记李夏。今年8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过后,他倒在抗灾抢险的路上,年仅33岁。

  一次次放弃回城的机会,一次次向着最偏远的深山“逆行”,8年来,李夏在乡野基层磨炼自己,在百姓中间奉献青春。从“穿凉鞋怕沙子硌脚”的城里后生成长为“光着脚走田头”的乡镇干部,他用韶华书写了新时代青年干部奋斗在基层的使命担当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时代先锋·图文互动)(1)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

  李夏(前右一)在安徽省绩溪县长安镇浩寨村走访群众(资料照片)。  新华社发

  “极耐得苦,故能艰难驰驱”

  如果不是一次次选择留下,或许李夏不会走得那么匆忙。

  今年8月10日下午,距离台风“利奇马”登陆中心仅300公里的安徽省绩溪县荆州乡大雨如注。这本是个周六,李夏已经答应妻子回家。

  然而,险情终究让李夏放心不下。山洪涌进敬老院,李夏和同事蹚着水,扶五保老人撤离到高处;路遇塌方道路受阻,他们徒手搬运碎石,为救援车辆开路;看到一对母子往塌方地段走,他们又转头护送他们。短短一小时,17位村民在他和同事帮助下转危为安。

  就在他们向着下一处险情奔走的路上,接连三股泥石流突然从道路一侧的山上冲下来,泥沙夹杂着树木冲倒了围墙、凉亭,卷走了队伍后头的李夏。

  “李夏!李夏!李夏!”

  一片狼藉之上,搜寻的呼声从白天响到黑夜。11日清晨,人们在小河下游找到了李夏,他被泥水一路冲下,躺在一棵小核桃树下。

  没人愿相信,这个在群众危难关头一次次挺身而出的小伙子就这么走了。

  2013年,在洪灾中翻山越岭十多个来回送救灾物资;2014年寒冬腊月冒着滚滚浓烟参与森林大火扑救;2016年山体滑坡,驻守在塌方点三天三夜劝导群众远离危险区域……每次他都冲锋在前,也都平安归来。

  这次,妻子宛云萍却再没能接到李夏报平安的电话。“我和宛儿(女儿小名)的生日他没有一次在身边,这次他说一定回来,他答应得好好的。”宛云萍喃喃自语,泪水涟涟。

  2011年,老家在黄山市区的李夏回到家乡,考入绩溪县长安镇政府。母亲原以为儿子离家近了可以尽尽孝了,却没想到“他一头扎进了山里”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时代先锋·图文互动)(2)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

  李夏(右)在安徽省绩溪县长安镇高杨村走访贫困户(资料照片)。 新华社发

  陪着李夏,宛云萍也尝过山里的苦。冬天这里滴水成冰,水管上冻他们只好敲开碎冰,从井里打水用。破旧的木质窗户挡不住呼呼的北风,只好用一块雨布将窗户的四角钉上。

  常年在乡下,女儿从出生到如今6岁,李夏陪伴她的日子,掰着手指头能数出来。每到周五,女儿习惯把爸爸的拖鞋放在门口,却常常等不到爸爸回家,气得她嘟起小嘴学着奶奶直呼其名,“臭李夏”。

  他不是没有机会走出大山。多年来,绩溪县政府办等多个县直部门都想选调李夏回县城上班,被他一一谢绝。2018年,组织上准备派李夏去最偏远的荆州乡担任纪委书记,他却一口应下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时代先锋·图文互动)(7)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

  这是通往安徽省绩溪县荆州乡的盘山公路(10月11日无人机拍摄)。 新华社发(黄博涵 摄)

  赴任前一晚,李夏的同事兼老友——长安镇党委副书记汪来根终于忍不住问:

  “你知道荆州在哪吗?”

  “知道,比长安镇离家更远。”

  “那你咋就愿意越跑越远呢?”

  “事儿总是要有人做。”

  地图上这个位于皖浙交界的小乡镇被崇山峻岭环抱,车程两个小时的山路被称为“天路”,当地人说有351道弯。

  向下、扎根,为何如此义无反顾?在李夏《工作日记》的扉页上,有他的座右铭:“极耐得苦,故能艰难驰驱。”

  建功立业之抱负怀于心中,仿佛一切有了答案。

(新华全媒头条·时代先锋·图文互动)(3)换得秋实一夏花——追记基层青年纪检监察干部李夏

  李夏(左)在贫困户家中走访(资料照片)。  新华社发

  “和老百姓总有聊不完的话”

  “小时候穿凉鞋都怕沙子硌脚,现在却能光着脚板走田头。”母亲一语道破李夏的成长。他以前没少闹过稻麦不分的笑话,第一次下村,李夏兴奋地打电话告诉妻子:“花生竟是长在土里的!”

  李夏开始“恶补”农村这门课。他去岳父家,爷儿俩就着几碟小菜能从太阳落山聊到深夜,他一个劲儿讨教着种菜学问,再不过瘾就拉着岳父,打着手电去菜地“现场教学”。

  绩溪十里不同音,面对群众,一口普通话的李夏最初只能以写代说,他像学英语一样逐字逐词学方言,把陌生的词一一记录反复练习。一年时间,他已经能听懂村民的讲话,偶尔还能说一两句正宗的俏皮话。

  在李夏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工作照中,他总是憨笑着同村民站在一起,平日里腼腆内向的他曾告诉母亲:“和他们在一起不拘束,总有聊不完的话。”

  在不少村民记忆里,李夏这个城市小伙最爱在晚饭后来家里串门“拉呱”。

  贫苦户许冬仙记得,无数个黄昏,李夏打着招呼进门,拖出个板凳坐下。许冬仙的孙女胡心怡与李夏的女儿差不多年纪,李夏见到她总是格外喜欢,常打开手机让两个小伙伴在视频里见上一面。

  在李夏的帮助下,患病的许冬仙养了七八十只鸡鸭,日子渐渐好转。“李叔叔什么时候再来陪我玩”,又一个黄昏,听到胡心怡突然问起这句话,许冬仙鼻子一酸,“我的亲人……走了。”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
广告位1

广告位2

^